各位:
我的blog域名现从www.rainway.org迁移至blog.fangruhua.name
本站将继续保留但不再更新。
请大家仍然订阅我的RSS地址:http://feeds.feedburner.com/bluetent
望各位周知并继续支持偶的blog!

我在北京友谊宾馆:春姑娘来了

我在中国农业科学院:云雾缭绕的帝都。

VPS最近是越来越火了,平时愿意在工作之余鼓捣Linux的我,怎能不紧跟潮流?和同事朋友咨询了一下,linode的技术和服务应该还是最好的,而且去年增加了东京的服务器,访问速度应该是没有问题。于是花了几天的时间,把我和老婆的blog从hostmonster搬到了linode在东京的服务器上。

今天晚上上英语课,外教问到为什么很多年轻女性都以买iphone 4为荣,我说这可能是因为苹果把统一的文化和价值观灌输到产品中了,但说到价值观的时候我卡壳了,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,恰好老师也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,我抽空上网搜了一下,发现好像只有一个叫values的和中文最接近,难不成价值观这个词是中国自造词?
价值观应该就是一群人思维中的共性吧,因为一致的价值观,所以他们能够在一起交流而没有障碍。比如我们公司的价值观就是激情,快速,担当和创新。价值观无所谓好坏,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同的手机平台了。

最近看江苏卫视的“非常了得”,期期不落。除了欣赏孟非和郭德纲的舞台驾驭力以外,还在和场上嘉宾一起思考,出怎样的问题可以辨别台上各路神仙的真伪?

后来慢慢发现,这其实和面试是一样的:你走进一个会议室,面试者就坐在那里,简历上的字不多,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“精通”、“熟练”、“负责过xxx”,你用你头脑里的知识体系作为基础,用最短时间能想到的问题去挑战对方的极限。在这个过程中,对方可能会对答如流,可能会欺骗你,可能会回避你,可能会滔滔不绝的过分描述某个细节。

你既不是三百六十行样样精通的柳岩,也不是察颜观色细致入微的姜振宇,你所能做的只是巧妙的设计问题,把对方往死胡同里引,诱使他产生自相矛盾的结论;如果顺着他的话题下去,你会发现,他在回答的只是事先准备好的台词!

团队的基因是如何形成的?

每个团队都有其基因,决定了团队是什么风格擅长什么,这个基因多半是由其创始人及团队第一个成功阶段决定的。

团队的基因能够被改变吗?

首先,我们为什么要改变团队的基因?是为了提升团队的工作质量,要求团队在某些技能方面有突破,解决团队内不符合公司整体价值观和业务要求的问题。

团队的基因很难被改变,比较容易操作的是让新的人做新的事情。

很久不写博客,一写又是个很大的标题。

这篇博客的背景是我最近即将参与几个重要项目的管理工作,其实严格来讲,不是项目经理的角色,而是根据项目的生命周期,进行流程的督导和重要环节的评审。

互联网公司的项目管理,往往是个双刃剑:做深入了会降低开发效率,做肤浅了会降低产品质量。所以互联网公司的项目经理们往往自诩为敏捷开发的践行者,以避免业务部门的压力,同时又不忘偷偷翻阅项目经理的各类圣经书,以免理论水平太低遭到同事们的质疑。

没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,除非你之前做的实在太烂了。所以找一个四两拨千斤的切入点很重要,它能用一个最小的“坏处”带来最快最大的“好处”,帮助我进入项目并进行相关的督导和评审工作。此外,项目管理,往往是不停的跨部门协作;我们当然希望资源全都汇报到项目经理手里,但符合这一条件的貌似只有老板吧,所以和各个部门的沟通是不可缺少的,希望自己也能慢慢的习惯这一角色。

给大家分享几个最近的心得:
1. PMBOK是本项目管理方面的字典,建议下载pdf打印之,作为参考。
2. 尽量的缩小你的管理成本,比如争取用一个excel文件来管理所有的项目工作,这样才能让事情变得“可控”。

http://feedproxy.google.com/~r/blogspot/Dcni/~3/aYwSIZ5AaH8/google-apis-client-library-for-php-beta.html

Google的API终于支持PHP语言了,这对不少前端工程师来说是值得庆贺的事情。

做什么事情都得有个流程。比如建筑业,挖地基、进水泥、进装修工人,都要提前规划,否则损失会相当的大,且质量难以保证。
很多互联网公司和项目的规模比较小,靠个人的素质,甚至能在降低沟通成本的情况下获得更高的产出。但这就好比手工制造一件艺术品,质量是最好的,但无法生产一万件,投资多少也做不到。所以流程管理是公司综合实力的象征,如果一位老板已经决定了花一个亿,一百个人来做一件事业,那么早晚要面对这些问题。
你害怕流程吗?作为一个员工,最希望的是少付出,多回报,这是合理的,也是为员工留在企业快乐的工作,多一分理由。但站在公司的角度,需要确保:管理者的离开不会对公司造成方向上的影响;尽量降低招聘的难度;所有的成果,能沉淀下来。所以我们需要一种平衡。
我想起一些建造类的游戏,比如模拟城市,一开始的钱是非常少的,所以只能盖平房、发展农业,后来积累到一定程度,才能盖高楼和发展商业;过程中一旦投资过度,就会因入不敷出而产生大量外债。在公司开始实施流程化时,一定要寻找小且稳固的切入点,这个切入点最好是与道德和习惯有关,因为容易达成共识。例如,简单且不经常更换的密码一定是危险的,那么我们通过程序检测这种弱密码并定期发邮件通知,就能起到一定的防范效果。再举个例子,前端开发工程师基本使用Firefox浏览器作为开发环境的一部分,那么在Firefox上开发调试工具,就很容易得到推广。
有了流程之后,如何保证实施呢?首先,随着流程越来越多,可能员工自己都会忘记一部分,不会主动启动它们;其次,员工的素质是不同的,不能仅在自觉性层面来一遍遍宣讲;最后,必须有激励和惩罚措施,否则对遵守流程的员工是一种伤害,并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果。我认为定义并监测量化指标,是区分执行效果、驱动流程实施的有效方法。
量化指标在某些公司会和考评、奖金挂钩,所以一直存在争议。我认为,一个公司,要么凭着一腔热情和之间的信任,不要搞量化指标这套东西;要么为了持续发展考量,投入一定成本在量化指标实施上,并细化、监测、不断调整。“骑墙”才是对量化指标最大的亵渎。比如,新上线了一个功能,突然间有很多人在用,但是否对已有产品造成了更大的伤害,或者减少了收入?我们一定是希望找到原因的,那么尽可能详细的指标体系,就能为我们提供更多的线索。
接下来我会花更多精力在这方面的研究中,有任何感兴趣的朋友欢迎与我(bluetent [AT] gmail.com)进一步探讨。

我在天作大厦:test for ifttt

公司基本情况:
酷讯旅游网(www.kuxun.cn)是全球最大在线旅游媒体TripAdvisor旗下企业。公司创立于2006年初,总部位于北京。酷讯旅游凭借国内领先的垂直搜索技术,为旅行消费者提供国内外机票、酒店、旅游度假和火车票的专业搜索服务,并利用先进的数据挖掘和智能推荐等技术手段,通过实时整合、辨识、处理海量旅行产品数据,为用户提供最新最准确的旅行产品价格和信息,从而帮助用户高效地比较选择适合自己的旅行产品。
酷讯现有员工一百余人,年内将扩大至二百人以上规模,占酷讯半壁江山的技术部门也在持续招兵买马中!

工作地点:
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。

部门介绍:
公共研发部是公司一级技术平台部门,负责公司底层架构优化、基础存储和全站所有业务接口的开发维护工作,此外,还负责公司用户运营级产品和手机端产品的开发。相信在这个部门内,你可以了解到在线旅游公司的业务全貌,并能提升对高可用和性能方面的技术积累。

职位描述:
我们本次新增四个职位,工作内容分别如下:
1. 用户运营方面的前端开发工作(2人)
负责:全站用户中心的功能升级,EDM自动投放及评估系统,公司流量统计系统。
2. 内部业务系统开发工作(1人)
负责:各条业务线的流量计费系统、销售数据分析系统。
3. 底层架构优化与重构(1人)
负责:NoSQL相关技术的调研与推广,各业务线底层架构的抽象与迁移,自动化上线部署,高可用方案制定与实施,使用Nagios等软件对各层服务进行监控与报警,等等。

任职要求:
1. 扎实的计算机科学功底,如操作系统、数据结构。
2. 一年及以上的工作经验。
3. 至少一年Python开发经验,对django、web.py、tornado等框架有实战经验的优先考虑。
4. 有Linux网络编程经验者优先考虑。

有意者请投递简历至 fangrh [AT] kuxun.com ,每信必复,谢谢!

拥有自己的独立网站,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。我曾经以为这里能够保存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,但现在觉得不太可能了。总有那么一座不可逾越的,在阻止我们思想的传播,最终,我们将变成一具具行尸走肉,光享用物质上的快乐,有何意义?
我在想,如果国外对华移民政策变得更加开放,我会不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走出去。我对未来存在一种恐惧感,似乎自己的空间正在被不断的挤压。我作为独立的人,生下来的意义是什么?为什么要学习和工作?我与亲人和朋友的关系如何界定?我那座面积不大的住所,足够满足我对物质的追求,但精神世界呢?
除了把月薪的20%交给国家,我自己得到了什么?国家和社会民众会认同我吗?我是组织的一员吗?本质上,我是空虚的。在工作中,我力求让自己和身边的人感到快乐,不遗余力的去帮助他们,没有尔虞我诈和互相倾轧。在生活中,我尽力不让我的家人对我操心,也努力从物质和精神上对他们给予力所能及的满足。此外,我希望回馈社会,不过还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我可以放心的渠道。最后,我希望社会能够回报我,但也不知道我能得到什么。
是我长大了,还是社会变老了?我喜欢小的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,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,我依然快乐;我出门能看到无边的麦田,在乌云密布的时候,被风吹低的样子,那时候的雨滴砸在人的身上,是会疼的;那时候没有建筑工地,平房、三层楼,没有关系;可以随便打打羽毛球,还有坐在小板凳上的街坊老大妈给你加油助威;每年春天,我都会在院子里种上花花草草,幻想着永远结不出的果实。
我认为,人与社会,是一个选择与被选择的关系,但什么时候做出选择呢?我要继续纠结下去吗?

  最近我的工作内容有些变动,人和事都在一夜之间变化了,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。
  我发现人在同时接受多个任务的时候容易手忙脚乱,甚至无法预测自己未来半天会做些什么。今天看到一篇文章,叫做“拒绝一心多用的学习工作方式”,讲的是:通过实验证明,一心一意的人工作效率更高;那些一心多用的人并不是自己有什么“天赋”,反而经常容易受到干扰。
  从明天开始,我要强制把所有的TODO都按优先级排序,在最重要的事情没完成之前,就不考虑剩余的事情。但为了避免后面同样的事情被耽误,还是要为每件事情设立一个最晚完成时间,即便拍脑门也要拍出来,否则大脑切换的开销就太大了。